<form id="zfntj"></form>

<address id="zfntj"></address>

    <sub id="zfntj"></sub>

            首頁 新聞中心 健康:圖片

            專家建議出院病人繼續隔離兩周

            2020-02-09 14:46 北京青年報

            5G遠程病例討論現場

            關注肺炎疫情

            昨天上午,北京朝陽醫院的后方畫面出現在了馳援武漢的北京醫療隊病區會議室的屏幕上,第一次5G遠程病例討論即將迎來首次“實戰”。因為恰逢元宵節,幾名醫療隊的家屬也來到了后方會場,一聲“平安歸來”的祝福,引來了不少人落淚。

            連日奮戰在武漢的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呼吸危重癥專家童朝暉也到場參與了此次病例討論,結合近期治療積累的經驗,他對新冠肺炎臨床診斷及出院標準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5G連線

            相隔兩地醫護夫妻哽咽對話

            經過連日來的調試,2月8日,北京醫療隊正式通過5G技術與朝陽醫院的專家進行了遠程病例討論。因為正值元宵佳節,病例討論開始之前,后方醫院領導先向醫療隊員們送上了節日的祝福,“你們一定要做好防護,家里的事情不要擔心。盼著你們平安歸來,一個都不能少!”

            幾位北京醫療隊隊員的家屬,也被請到了后方現場。其中一名隊員妻子就是朝陽醫院的護士,兩人開始對話前,旁邊有人半開玩笑地說“可別哭啊”,但說過幾句話之后,兩人的聲音都有了些哽咽。

            在武漢的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呼吸危重癥專家童朝暉也來到了病例討論現場,他對這種形式非常認可。童朝暉表示,5G遠程病例討論體現了對重癥患者的重視,而且醫療隊奔赴一線的時間有限,又有一些非呼吸領域的醫生參與進來,這種病例討論方式有助于進一步完善診斷治療流程。

            病例討論

            建議出院病人繼續隔離兩周

            昨天上午的遠程病例討論中,一個重要的議題是患者的出院時機以及出院后的病情觀察與隔離。

            朝陽醫院呼吸科醫生王峰對兩名病人的情況做了介紹,其中一名35歲的女性患者在1月31日入院,有乏力、發熱等癥狀,最初的CT檢查顯現出磨玻璃影像。經過治療,2月7日再次進行檢查,CT影像已有了很大改變,已于昨日下午出院。

            另一名30歲的男性患者,同樣于1月31日入院,在此之前已經發熱十天,并在呼吸時有胸痛的感覺。在2月7日復查CT時,肺CT影像的變化表現為更多間質的改變。上述兩名患者兩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根據第五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此類湖北省內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學特征者,屬臨床診斷病例。

            結合自己連日來在武漢工作的經驗,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呼吸危重癥專家童朝暉表示,因核酸檢測在技術、采樣等方面的局限性,導致了檢測結果存在“假陰性”的可能性,因此才有了臨床診斷病例的概念。

            根據第五版診療方案,對于出院和解除隔離的標準為:體溫恢復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癥狀明顯好轉,肺部影像學顯示炎癥明顯吸收,連續兩次核酸檢測為陰性(采樣時間至少間隔1天)。

            對于此次討論的兩名病人,童朝暉表示,此次許多病例7到14天是炎癥高峰,CT影像可能再次改變,出現呼吸困難加重等癥狀, 一些病人出院后可能有病情反復、核酸檢測轉陽的情況。他結合在非典一線工作時的經驗舉例,“當時一般是21天后出院,胸部CT影像呈現吸收的狀態,比較踏實。”

            童朝暉的觀點,也得到后方朝陽醫院專家的支持,“對于出院患者什么時候真正解禁、真正回歸社會,需要更長遠的考慮。”結合兩名患者的實際情況,童朝暉建議,因第一名女性患者從發病到出院時間較短,一定要堅持隨訪工作。面對現在床位流轉壓力較大的現實,童朝暉認為:“即使出院的病人,最好也要再自行隔離兩周。”

            疫區日記

            寫在藥盒上的感謝信

            北京醫療隊收到了來自隔離病房的第一封感謝信,是寫在藥盒上的。

            2月7日下午3點多,12層病區內,北京世紀壇醫院的護士鄭云輝聽到了呼叫鈴的聲音,那是來自70多歲甘阿姨的床位,她也是這個病區首批入住的病人之一。

            甘阿姨示意鄭云輝扶自己起來,突然說道:“我知道,你們一直很辛苦。”說這話時,甘阿姨用手捂著口罩,因為怕給醫護人員帶來風險,每次溝通時,她都在盡量避免直接的接觸。說完這話,甘阿姨把一張攤開的藥盒塞到了鄭云輝手里,翻過來一看,一封感謝信寫在了上面:我真誠地感謝你們,遠道而來的醫護人員,拋家和自己安危不顧,感謝你們的耐心治療。

            鄭云輝有些吃驚,在北京的醫護工作中,大家也常收到感謝信,大多是因為長時間和患者相處,感謝對象多是某個特定的人。但在隔離病房,幾個班次來回輪替,一封感謝信是對所有人的肯定。

            看到這封感謝信,很多接觸過甘阿姨的醫護人員心里都不是滋味兒,她在病房里算是中癥患者,但行動起來也不怎么方便,有人看見她去衛生間時,要一路扶著墻、慢慢挪過去,“可想而知,她寫這封信要花多大的力氣……”

            平時甘阿姨的話不多,給人留下的印象是氣質好、要強,即使在病痛中住進隔離病房,她還是每天堅持洗漱刷牙,堅持把自己的頭發梳得整整齊齊,她的腰不好,但也不愿一直在病房里躺著,總要下床坐坐。

            甘阿姨提過,自己以前也在醫院里工作,她因此很愛和醫護人員交流自己身體的狀況,還會對治療提出自己的想法。世紀壇醫院的醫生苑曉東說,這樣的“配合度”很難得,“她每次跟我們交流時都很平靜,說自己的想法,也尊重我們的決定。”

            像往常一樣,給出這封感謝信后,甘阿姨沒再多說什么。一名醫生想起來,有一次無意中聽到甘阿姨和家人聯系時,囑咐他們放心,“我在這里被照顧得很細心。”

            文/記者劉汨

            攝影/記者高曌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妞妞网